首页 技术革命正文

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您准备好了吗

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您准备好了吗


当人们认为数字货币在“玩在线虚拟世界”时,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部门副主任穆长春在8月10日第三届宜春论坛上说,“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可以说已经准备好出柜了”,这让许多人感到惊讶。但人们不知道,中央银行五年来一直在悄悄地研究数字货币,近几年来,系统的开发一直在日以继夜地工作。


早在2017年,中国央行就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7月,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谦在国际电信联盟召开的法定数字货币焦点小组第二次会议上向中国人民银行介绍了法定数字货币两层结构模式的设计和详细功能。


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也在2018年的会议上透露,数字货币的监管是动态的,未来必须有一些特定的监管政策。总的来说,这应取决于技术的可负担程度和当地的测试结果。比特币和分歧币出现过快,不够小心,迅速蔓延会产生负面影响,粗心大意的产品可以停止,有希望的产品通过测试和认证来推广。


其中,“有希望的产品已通过测试、认证和推广”具有想象力空间,说明符合数字货币的产品还存在生存空间。


有道是,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虚拟货币,不由自主地说它是一种金融创新,但这种创新却被投机者绑架,一度走上了一条糟糕的道路。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比特币、以太网币等数字货币原本是一款电脑极客高智商的游戏,但没想到会比黄金货币更贵,具有互联网的威力,风靡全球,其价值正在飙升。数字货币具有货币的基本特性,可以流通和保存,早期不受管制,具有避税功能,数量稀少,奇异的商品可以生存,再加上人为炒作,身体的价值也随之上升。


现在数字货币想要在中国扎根,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决定。在电子支付发展的背景下,中央银行发行法定的数字货币有何意义?穆长春说,对于普通人来说,电子支付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之间的基本支付功能比较模糊,但中央银行未来推出的数字货币在某些功能上与电子支付有很大不同。


但这并不是说普通人不需要像电子支付那样关注数字货币,而是要区别对待数字货币。


首先,摆脱偏见,不要妖魔化数字货币。由于数字货币被扭曲的区块链理论绑架,一度走下坡路,人们将其视为瘟疫之神,唯恐避之不及。然而,实践证明,数字货币是一种金融创新,其抗风险保密性尤其值得肯定。既然中央银行已经批准并准备就绪,我们就应该正视这一现实,并对此表示欢迎。毕竟,数字货币是一个新事物,从理解到认可到完全接受,它需要一个过程。


其次,我们应该结束炒作心理学。在过去,人们批评数字货币,因为数字货币是炒作,变成了黑天鹅。穿着神秘令人眼花缭乱的区块链技术包装,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电子货币。区块链理论像扭舌机一样难以理解。它是计算机技术的一种新的应用模式,如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协商一致机制、加密算法等。其核心原则是“分权”。这些发言需要极高的口才能清楚。过去十年来,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激增实际上得益于市场营销,即投机概念炒作,在猖獗的炒作中充斥着其微弱的发行量,就像疯狂投机者恶意炒作具有观赏性价值的郁金香,并沦为“黑天鹅”一样。在虚拟世界中的数字货币,就像现实世界中的郁金香一样,在价值的激增中掩埋了颠覆的潜在危险。历史的教训应该记住,当数字货币被正式应用时,我们绝不能囤积它并且恶意地炒作它。


第三,努力适应数字货币时代。从提高可得性和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看,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是以两级经营结构,即中国人民银行首先将数字货币转换为银行或其他经营机构,然后将其转化为公众。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采用双层结构,以充分发挥商业组织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促进创新,竞争卓越。一些网友说,数字货币时代已经到来,永远不会违背这一趋势。数字货币的应用是大势所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努力适应数字货币的信誉。虽然它是虚拟的,它是由商业组织为我们交换的,但它也是非常真实的,它是真正的金银。此时,总趋势的总体格局是非常重要的,尝试着做一些与趋势机遇相匹配的事情,适应整体市场上行的机遇,手持数字货币,也有赚钱的机会,当然,它不是恶意炒作,而是投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